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情报 >他很会用「大家爱用但用不好」的设定发挥创意

他很会用「大家爱用但用不好」的设定发挥创意

分类:生活情报  / 时间:2020-06-17 / 作者:

他很会用「大家爱用但用不好」的设定发挥创意


布莱克.克劳奇(Blake Crouch)的《人生複本》(Dark Matter)上市大概一年之后,俺才买了电子版,又隔了好一阵子才在某次远行途中读毕。

其实从英文书名和中译书名,大约可以推测这书俺俺会感兴趣──「暗物质」(dark matter)是现代宇宙科学及量子力学当中的重要研究课题,「人生複本」四个字听起来就是个和平行宇宙有关的故事,而这样的设定又可以扣回量子力学,想来就是要透过如此来发展情节。

但一直拖着没读,除了要读的书稿太多之外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

带有科幻/奇幻/武侠色彩的小说里头,会有某种(或某几种)现实当中没有(或还没有成型)的技术,这些技术会出现某种(或某几种)现实当中没有(或还没有被观察到或证明可以成真)的现象;想当然尔,这些技术一定会掺和创作者的想像成分,不见得合乎现实世界的常理。创作者创作了属于故事里那个虚构世界的运作道理,这没什幺问题,不过这表示故事情节虽然可能不完全合乎现实,但会符合该虚构世界的运作道理;只是,常见的状况是,创作者虽然想到了有趣的设定,却没有足够的能力驾驭,情节发展到最后不知如何收拾,只好用相当草率暴力的手段、或甚至破坏自己设定的理路来结束。

对故事而言,这不是好事。

在推理小说当中,想到特殊的、骇人的谜题,需要创意,但先想好谜底、以及角色们用什幺方式发现及组合线索,需要更多创意。上述的那种虚构技术及现象有点类似如此:想出它们需要创意,但如何在情节里使用或破解它们、如何让主题与它们扣接,需要更多创意。只想到前者没想到后者,就不是个合格的创作者,一如只想到魔术效果但没想好该怎幺办到的魔术师,算不得是个合格的魔术师。

平行宇宙或时光旅行是科幻小说里不算少见的设定,但这也常是无法妥善处理的设定;有时瑕疵不大,故事仍然有趣,就算勉强及格,但有时漏洞太大,处理手法太粗糙,就会毁掉整个故事。

既然《人生複本》可能用上这类设定,那幺俺就多少有点担心。

不过读了之后,倒发现这故事相当有趣。

克劳奇在故事里创造平行宇宙的方式同俺想像得差不多,故事前半的发展方式也大致在预测的範围之内。但当情节越趋複杂时,克劳奇的技巧才真正展现:他能在理应繁複的状况里,仍然维持条理分明的叙述,不让读者产生混乱;而在情况夸张到似乎难以收拾的时候,克劳奇则在不违反自定规则的情况下,漂亮地收拢了纷杂。

更要紧的是,《人生複本》的每个转折及结局安排,并非单纯利用「平行宇宙」的设定炫技,而是紧扣主题──克劳奇找到一个并不特别但相当适合用「平行宇宙」这个设定来讨论的主题,于是,《人生複本》成为一部完整紧实,兼具娱乐效果及中心思想的大众小说。

《人生複本》原文版在2016年7月出版,三年后,《Recursion》在2019年6月出版,中译本相当迅速,2019年9月就上市了,书名译为《记忆的玩物》。

这回俺在书还没上市之前就读了。

《记忆的玩物》这组中/英文书名,和《人生複本》一样,各自提供了故事里主要科幻设定的线索──「Recursion」大多译为「递迴」,是数学及电脑科学用语,一种将问题分割成小单位、利用一次次不断重複运算解决问题的方式;搭上中译书名,可以想像这个故事要利用「递迴」来解决的,就是「记忆」。

再往外推一点,「记忆」是人生某个特定时空发生的所有物事集合;倘若不靠製造假记忆,而要真正解决或修改「记忆」,那幺势必得牵涉到时光旅行。

也就是说,克劳奇在《人生複本》使用「平行宇宙」之后,挑选了另一个创作者爱用但不见得用得好的设定;幸好,也和《人生複本》一样,克劳奇在《记忆的玩物》里展现了高明的技法──甚至比《人生複本》里的手法更巧妙。

有趣的是,「时光旅行」最常遇上的麻烦,是「改变过去就会一併改变现在」的「祖父悖论」,也就是「如果时光旅行者到过去杀了自己的祖父,那幺时光旅行者的父亲就不会出生,时光旅行者也不会出生,那幺这个时光旅行者是谁?」的问题。《断裂2097》(Time Salvager)的作者朱恆昱想到一个新招式解决这个问题,而过去的创作者对付「祖父悖论」的方法之一,就是「平行宇宙」。

不过克劳奇没有再度使用「平行宇宙」的设定,也没有用朱恆昱的新招式,而是想出了一个新设计,而且这个设计和「记忆」能够相互连结,同时呼应故事主题──这个主题也不特别,但用「记忆」和「时光旅行」来讨论,不但贴切,也充满新鲜感。

克劳奇的这两本小说,对一般读者而言都是易读有趣又充满惊喜的故事,进入不会有什幺障碍,克劳奇的叙事方式也不会让人在繁杂的发展里迷失,虽说常被安上「烧脑」之类的形容词,但指的不是情节难懂,而是让人无法确定故事要怎样才能有个令人满意的合理结局。

从另一方面看,这两本小说对于有志创作大众小说的创作者而言,也都是极好的参考,值得将其拆解检视──不是看克劳奇使用了哪些元素,如前所述,他选择的元素都不算独一无二,而是看克劳奇组合这些元素的手法,以及另外加入补足设定的巧思,这些才是克劳奇独一无二的创意所在。

将大家熟悉的东西重新组合成新玩意儿──这绝对是值得故事创作者观摩练习的重要技能;而创作出一个情节有趣,又和主题扣接扎实的故事,大约也就会是一部好的大众小说了。

延安R和生活|最新鲜的新闻事件|消费经验便民指南|网站地图 新濠天地电子游艺网址_ope体育·pc端 易利娱乐怎么注册_大卫娱乐2 王子娱乐下载地址_迪威国际怎么注册账号 久赢国际在线游戏首页_永利279999 金苹果注册链接_红宝石真人注册 优游手机客户端下载_注册agapp 大润发娱乐官方_bs366百盛 雅虎娱乐客户端_金豪棋牌手机app 万豪游戏送分微信_万象城娱乐app首页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_星耀娱乐正规下载